最新更新|一键访问|
> 历史 > 人物风流 > 正文
搜索一下,你就知道

林彪要求毛主席让位毛主席一句话让他心服

2018/07/10 10:21 来源:未知编辑:admin

  林彪曾在红军长征时对毛主席不满,他觉得毛主席不会指挥。林彪还要求换掉毛主席,但最后毛主席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林彪心服口服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说到这件事就要说到红军长征了。
  
  当年在遵义会议之后,红军在毛主席的指挥下,扭转了被动的局面。战事也进行的非常顺利,一切都比较好。但林彪却不这么看,自从毛泽东重返岗位以来、林彪就一直干的很不错。他几乎是百战百胜。他出师昆明的大胆行动,回到金沙江的神奇速度、无不显示出他的才能。
  
  林彪可是一个很会打仗的将军,在战场上的他可谓是风云人物。战场上他总是身先士卒冲向敌人,将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立下了赫赫战功。打了许多胜仗。
  
  就是这样,林彪的傲气越来越足了。还不到30岁的他,便能指挥大的战役了。渐渐的他就有些盛气凌人了。长征路上开始对毛主席不满意了。
  
  毛主席总是带领部队翻阅大山,有一些常人不走的路。使得林彪的部队苦不堪言。林彪也是很难受。于是就开始说毛主席的指挥有问题,并要求更换指挥的人。当时林彪还想我党中央许多领导人说这个问题,说毛主席指挥的不好。最好所有人都劝说林彪,说毛主席指挥的没有问题。可林彪就是不听,一直对毛主席不满。
  
  最后在一个会议上,毛主席直接很生气的指出林彪的错误。当时说了一句:“一个娃娃懂什么”最后林彪却是服气了。在毛主席面前他确实是一个娃娃。最后林彪也是心服口服了。后来在毛主席的带领下,他还打了许多有名的胜仗。在这次之后林彪就非常支持毛主席的一切指挥了。这次会议毛主席说的话也确实令很多人折服。XLW
  
  林彪一生先后经历过三段婚姻,一段没有结局的情史,最后一任老婆是叶群,叶群都知道心狠手辣,绝对不是个善茬,和江青有的一拼。第二任妻子叫张梅。
  
  张梅出生于陕西米脂,米脂很多人没听过,总之是个出美女的地方。张梅长得眉清目秀,有“陕北一枝花”美誉,加之张梅性格比较活泼好动,林彪是属于那种沉默寡言的人,可能也是由于性格反差很大,两人相互吸引,在延安结了婚。之后张梅为林彪生下了大女儿林晓霖。
  
  1938年3月份,林彪当时穿着从日军处缴获来的军官大衣,经过山西晋绥军防区,被误认为是日本军官,被枪打伤,烙下终身伤病,由于延安的医疗条件差,林彪被党中央安排到了苏联休养。
  
  在苏联养病期间,因为张梅本身就是那种性格大大咧咧,很爱聚会参加活动的主,每次都会出去跟一些中国留学生等聚会玩耍,让性格沉闷的林彪大为恼火,非常不爽。两人之间的矛盾日渐增多,之后两人回到延安就离婚分道扬镳了。
  
  离婚之后的张梅,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林彪的前妻,虽然生的漂亮,但是没人敢打她的注意,特别是男同志更别说追求她了,这也让张梅很是苦恼。
  
  一直到抗美援朝战争时,一位男子闯入了她的生活,此人就是徐介藩。徐介藩当时在战场上负伤,被送到东北养伤,当时作为护士的张梅就负责照顾徐介藩。徐介藩就不在乎那么多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把林彪放在眼里,哪还顾得上张梅是不是林彪的前妻呢。
  
  徐介藩职位各方面没有林彪高,为什么敢不鸟林彪呢?因为徐介藩是黄埔一期生,和国军名将王耀武、戴安澜这些人都是同学,林彪是四期,算起来林彪也是徐介藩的师弟。
  
  徐介藩和张梅一来二去,感情日渐亲密起来,之后两人便结婚了。徐介藩不但娶了这位曾经的林彪妻子,就连林彪的女儿林晓霖也视为己出,疼爱有加。
  
  也是因为这件事,让林彪大为不爽,林彪认为这徐介藩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算我离婚的女人,你也不能娶。林彪对徐介藩是恨之入骨,文革中更是被林彪迫害关押。并且妻子张梅也被林彪的现任叶群迫害。
  
  徐介藩铮铮铁骨,他就是看不起林彪,在当时全国上下批判彭德怀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为彭德怀说话,只有徐介藩认为彭德怀根本就没有错,更加得罪林彪。在一次会议上,林彪大声质问徐介藩:是你没有看出来还是没有?徐介藩大怒,一拍桌子,朝林彪怒道:“没有错就是没有错,冤假错案现在还少么?!”
  
  在那个时代,可想而知徐介藩的结局是怎样了。徐介藩也由此被四人帮戴上了“苏修”的帽子。直到文革结束之后的1979年,徐介藩才被解放军总政治部平反。1983年4月16日在北京去世,享年82岁。
  
  有意思的是,徐介藩由于在朝鲜战争期间的贡献,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且拥有中朝双国籍,成为一名“双籍将军”。
  
  从古至今,女人都爱美,美丽的女人机会多,成为现代人普遍的共识,然而反观历史,真正的美女,往往结局都不尽如意。
  
  就拿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女”来说,不管是西施,貂蝉,还是王昭君和杨贵妃,他们的下场其实都很悲惨,所谓“红颜薄命”也往往指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英年早逝。今天要说的这位女子就是这样一个经历坎坷的美丽女人。
  
  张宁1949年出生于南京,父亲张富华是一名老革命家,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母亲转业后成为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小时候的张宁就长的十分漂亮,人见人爱,而且很有舞蹈天赋,1960年11岁的张宁以特优条件而选入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歌舞团学习舞蹈,1964年15岁的张宁第一次登台演出,便以高雅的形象气质和娴熟的技巧令全场折服。
  
  然而艺术上的成就并没能让张宁高兴起来,在她8岁时候父亲张富华就因病去世了,母亲独自抚养她长大,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辛苦程度不言而喻。
  
  1968年17岁的张宁被迫两次进京,并在有关人员的安排之下,与林彪的儿子林立果见面“相亲”,林立果是一个典型的顽固子弟,她对张宁的美貌早就垂涎三尺,刚一见面就认定了张宁,而张宁对林立果却十分不喜欢,为了逃避和林立果的婚姻,她还在艺术团里选了一个男友,但是该男友后来迫于压力,与张宁分手。张宁正式成为了林立果的未婚妻。
  
  “九一三事件”发生以后,张宁因和林立果特殊的身份而受到牵连,被迫改名李亭下放到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后因身份被暴露无法继续工作,只得离去。1976年无依无靠的张宁被迫与之前对她有救命之恩的江水结婚,此人曾是邱会作将军的警卫人员,但是婚后夫妻感情并不好,1981年两人协商离婚,儿子归张宁抚养。
  
  如果说两次婚姻对张宁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打击,那么1987年12岁的爱子晨儿被向她求婚遭拒的“小棋子”害死,对张宁来说就是致命一击,儿子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失去儿子后,张宁一度想过自杀,还曾经了九华山见他师伯仁德大和尚,仁德大和尚同她说了许多,张宁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就在张宁对感情不抱有任何希望之际,一位华裔富商的出现,打破了张宁早已心如止水的内心,此人名叫林赛圃,他经常从海外写信安慰张宁,两人的心渐渐走到了一起,1990年张宁和林赛圃结婚,后来定居美国,如今的张宁已经是一位69岁的老人了,但依然很美丽。
  
  张宁是林彪的准儿媳,可是林彪却没有这个福分,九一三后,张宁也与林家彻底断了这层关系,另嫁他人,可是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却死于非命。
  
  她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儿,身高一米六八,长腿细腰,身材很匀称。椭圆脸略显消瘦,皮肤白净,高鼻梁,一双眼睛漂亮而有神。林彪之子林立果对她几乎是一见倾心。
  
  在叶群布置了为林立果“选美”的任务之后,毛家湾便不断收到各种女青年的照片。给林立果选对象的首要条件是相貌,俗话说,“好看不如爱看,”漂亮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介绍对象者认为是个美人,可叶群、林立果并不一定能够看得上。
  
  林立果的小名叫“老虎”,张宁后来向不少人讲过,她已有了男朋友,不愿再和林立果谈恋爱,但听者也只能表示同情而已。
  
  在被林立果“看中”之后,张宁的生活一度笼罩上了林家阴影,以“准儿媳妇”的身份被林家安排参加了医训班。
  
  张宁读医训班期间,发生了“9.13”事件,由于林立衡的保护,张宁没有跟随林彪、叶群、林立果上飞机。不然,在蒙古温都尔汗的沙漠上,必将多出一具年轻姑娘的尸体。
  
  林家东窗事发,一度和林家关系密切的张宁因此也受了不少罪。当她揭发批判林彪一伙的罪行时,她工作的301医院里也贴出了不少揭发批判她的大字报。
  
  张宁后来又找了对象,并于1976年元旦结婚。张宁的丈夫正是邱会作以前的警卫参谋,当年向她通风报信说“老虎会吃人”的江水。
  
  江水的一片痴情,终于打动了张宁和她的母亲。婚后,张宁生了个男孩。但与江水的关系终因感情不合,在1982年办理了离婚。孩子判给了张宁。可是不幸的是,这个儿子却溺死秦淮河,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谋杀。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张宁才从这段痛哭的记忆中走出来,之后他又结识了现在的丈夫林赛圃。林赛圃是一个拘谨而沉稳的人,比张宁大10岁。经过几次接触,对他的印象不错,母亲对她说:“我搞了几十年的人事工作,我看人是蛮准的。下决心吧,你跟他不会吃亏的。
  
  1989年夏,张宁和林赛圃在南京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登记时,张宁要求填上真名,而不再填写这些年来一直用的化名——李婷。工作人员感慨地说:“张宁又活了。”他们的婚事办得很简单。林赛圃把张宁带到老家温州,让90多岁的老母亲看看这位饱经折磨而重新获得新生活的新媳妇,几十个亲友聚在一起为他们庆祝。
  
  办完婚事后,张宁和家里人都担心:结了婚,是否能出国?如果结了婚,丈夫在美国,她待在大陆,互相照应不上,那就更痛苦。张宁向某些首长私下问了一下:像她那样的人,能不能赴美定居?他们说:如按政策是没有问题的。
  
  两人又一起到南京市公安局询问,有关人员答复说:和一般人一样,履行正常出国手续。1989年8月,张宁正式提出移民申请。9月上旬,她拿到了护照。
  
  1990年元月,张宁拿到签证。2月,她飞赴美国,开始了新的家庭生活。林赛圃当时已经有一子一女,后来张宁与林赛圃生了一个儿子,林佛欣。张宁说,这是大儿子的化身,连同身体上的胎记都一样,老二出生时,也是下着大雨如老大离开的天气是的一样的。在朋友的眼中,如今的张宁优雅依旧,面对人生的心态非常豁达。而他们在美国的企业也做得非常成功。
  
  林彪一生有三个子女,林晓霖、林立衡、林立果,这三个孩子如今生活如何呢?有没有受到林彪事件影响呢?
  
  林豆豆,本名林立衡,生于1944年,是林彪和叶群夫妇唯一的女儿。在“文革”特殊的年代,她曾担任过《空军报》的副总编,显赫一时,备受世人关注。2002年5月18日,一家名为“黄鹤大酒楼”的湖北餐馆在北京崇文门幸福大街开张了。这家酒店的“掌柜”不是别人,正是林豆豆。
  
  除了叶群,文化大革命中,林家还有另一个重要人物参政,他就是林彪的儿子林立果。如今他随着父亲一块埋骨异域。
  
  林晓霖是林彪和前妻张梅的女儿,当年张梅被称为“陜北一枝花”。林晓霖认为父亲林彪后来有“九一三”事件这样的悲惨结局,与叶群有很大的关系。
  
  “9.13事件”之后,林彪和他的老婆叶群、儿子林立果、女儿林立衡,成为老百姓街谈巷议的话题。她如今是已经68岁退休在家的普通军人。她为人单纯、朴实、低调,多年来很少为社会关注。
  
  翻开林家大湾保存的《林氏宗谱》,林彪的名字后面写着三个妻子,列在第一位的是汪静宜,虽然这位妻子从来没有进过林家大门,但是她为林彪守寡终生,终身未嫁。
  
  在林彪的家乡有一种说法:林彪祖居本来是王气冲天的,林彪出来革命后,把他的未婚妻抛弃了,此女终生未嫁,日日对着林彪家流泪。怨女阴气重,把林彪的王气给冲没了。
  
  为此事,有人曾专门采访过林彪的一个秘书,下面的故事是他亲口说的。
  
  1924年,林彪父亲林明卿为他说了一个媳妇。女方叫汪静宜,也是林家大湾人,1907年12月6日出生,只比林彪晚生一天。
  
  汪家是当地有名的大户。有一年,两名盗贼翻墙进入汪家躲藏吃住四十天,还未被发觉。可见汪家房屋之大,财产之巨。
  
  汪家恪守祖训,不许女子读书。汪静宜出身豪门,却不识字。林彪雄姿英发,必大发。汪家看准这一点,欲嫁女。
  
  林彪拗不过二老,遂同意订婚,心却不喜,投身黄埔,自此一飞冲天。
  
  抗战后期他与叶群结婚,生了立衡和立果。
  
  1949 年,四野滚滚南下,林彪衣锦还乡。克武汉后,林彪任湖北最高军政首长。林明卿来武汉看他,告知:汪静宜还在苦苦等他。
  
  林彪叫我去林家大湾处理此事,并拿出三千块钱送给汪静宜,还给了一张林彪与叶群的合影,让我交给汪,当是绝其心念之意。
  
  汪静宜不算漂亮,年轻时有点胖。在林家大湾她最出名的是一头青丝,头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茁壮,浓烈。她最爱梳头,常常在镜前一坐就是半日,头发是她的珍宝。
  
  姑娘颇有心计。林彪来相亲那天,白天她死也不出闺房,答应天黑以后再出来。姑娘怕白天林彪看清自己长相,想用黑暗作掩护。
  
  她在门缝里瞅了林彪一眼,立刻就被征服。林彪年轻欲滴,浓眉似刀,目光带电。自进汪家大门,他一直沉默。
  
  林彪的沉默总是带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
  
  夜幕垂下,汪静宜与林彪见面。
  
  她不看他,他也不看她。她不看他,是害羞;他不看她,是不愿。
  
  汪静宜闺房前有一株梨树,梨极甜。汪静宜为林彪摘了一只,她鼓足勇气向林彪福一福,把梨递给他。
  
  林彪咬了一口,水直冒,说:“好吃。”
  
  人们出去,屋中只余他俩,汪姑娘窘得要命。偏在这种时刻又出事,她对着一张椅子坐下去,椅子竟哗啦一下散了。许是早不结实,为什么却挑此时崩溃?她脸通红,惭愧低头。
  
  二人分手后,林彪再也没有见过汪静宜,汪姑娘则偷偷见过林彪几次。
  
  林彪一去如黄鹤。汪静宜等了一年又一年。
  
  屋前的梨花开了又谢。每当梨子成熟时,汪静宜都要挑一筐最大最好的,留给林彪。梨儿渐渐死去,姑娘的心不死。
  
  平型关大捷时,北方飘来一缕荒信儿,传林彪做了八路军的大官。
  
  汪静宜坚信林彪会回来娶她,她常倚门而立,眺望湾前的大路,看有没有军人朝她家走来。
  
  我到林家大湾后,先向汪静宜父亲讲明来意。汪父垂泪,久久无语。
  
  汪父领我去见汪姑娘,姑娘正在梳头,她的神情高贵得像个公主。端坐,端庄,嘴角噙着一缕微笑。好头发!黑如墨,密如林,亮如镜。
  
  头发无岁月,梳下有春秋。
  
  姑娘已四十,不知老将至。
  
  姑娘不美,但不胖。梳妆桌畔有一小筐梨,正是果实成熟时。枝头低垂,似为痴心的姑娘伤感。
  
  我对汪静宜讲明来意,无疑将她推进了无底的深渊。姑娘晕过去,汪家人哭成一片。
  
  二十年守望成烟,钢铁亦惨烈,何况弱女纤纤?姑娘醒来后,捂着脸跑出去。人们寻遍全湾,不得。
  
  汪父说:“一定在迥龙山后那条小道上。”
  
  林彪从上浚新小学开始,为练脚劲,在两腿上各绑一个沙袋,跑着上学。林母发觉后不许他这么做,他便放学后到迥龙山后小道上奔跑,往往入夜才回家,数年不缀。
  
  与汪静宜相识后,姑娘听说这个秘密,常趁夜色到小道。她不敢打扰未过门的夫君,藏在树后深情地注目。
  
  小道是湾里人为取石料而建,路上常有碎石。汪静宜便在林彪之前先到,把路中稍大的石头拣去。她怕林彪绊倒,她这样做了大半年。林彪走后,姑娘还爱去那里。
  
  汪静宜果然在小道上。月亮升起来了,清辉满山,姑娘的身形象一个幽灵。汪父拉女儿回家,汪姑娘扑进父亲怀里大哭:“爸,我苦啊…”。
  
  回到家里,我把林彪与叶群的照片交给汪姑娘。二人都着军装,打绑腿,背上各背一个斗笠。
  
  汪姑娘看也不看就撕掉。人们离去,汪姑娘又把照片粘起来,旋又撕掉。就这样粘了撕,撕了粘,一夜数遍。
  
  次日,我要回武汉,去汪家告别。
  
  噫!仅一夜,姑娘剧变。
  
  昨日人面桃花,今日死。昨日闺女,今日妇人。她的头发盘起来了。她头顶有一缕白发,那是昨天夜里长出来的,盘起的头发正好将白发遮住。
  
  姑娘已平静,穿戴齐整,眉宇间又可见那高贵的神色。
  
  我将林彪给的三千元钱交给她,她默默收下。
  
  那天早饭,汪姑娘吃了满满一碗米饭,又盛一大碗。
  
  汪父吃惊地望着女儿,姑娘开始吃第三碗时,汪父忍不住了:“伢,你疯啦?”
  
  姑娘不言语,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饭,腮帮子鼓鼓的。两行清泪从脸上无声地淌下,淌进碗里,被她和着饭咽下去。
  
  49年后,天地大变。穷变富,富变穷。旧社会吃人者,新社会被人吃。
  
  汪静宜家被划为地主,汪静宜三哥做过国民党的官,被镇压。汪父病死,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这一生没大过,但有一大错,就是没让我家静宜读书识字。如果我的女儿有文化,林彪不会这样对待她。”
  
  汪静宜有一个侏儒妹妹,也未出嫁,两个老姑娘相依为命。
  
  房屋田地被分光,看在林彪的面上,只留下汪姑娘的闺房给她俩住。
  
  有人劝汪姑娘嫁人,姑娘说:“作事不正后人讥。育容,(林彪原名)找了人,我不找人。他把话给别人说,我不能让人家指责。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改节。我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
  
  1960年,湖北大饥。林家大湾遣人向林彪求援,顺便说到汪姑娘事,告林彪汪姑娘还在等他。
  
  林彪心中一颤:“她还在等我?”
  
  这一霎间,有一丝红晕从林彪苍白的脸上闪过。林彪与叶群商量后,决定接汪静宜到家里来作保姆。我第二次去林家大湾。
  
  尽赤地,人相食。这些年汪静宜生活极为困苦。她会做布鞋,妹妹外出收破布做鞋壳,她纳鞋底。时间一长,她的右手指被勒了几道深深的沟。
  
  她卖鞋换些钱粮,媒人屡碰壁。
  
  前些年,一个生产队长打她的主意,汪静宜坚拒。生产队长怒道:“没有男人的臭婆娘!”
  
  汪姑娘哭了一场,对妹妹说:“就是没有男人也装着有吧。”
  
  从此,她见了林明卿就喊爸爸。她叫得很坦然,倒是林明卿脸红红的象偷了人家东西似的。
  
  我又见到了汪静宜。姑娘老矣!她正坐在梨树下纳鞋底,旁边摆着几双布鞋。她脸上涌起皱纹,愈瘦。头发依旧多,只是黑白相间了。
  
  她纳得很专注,阳光很好,能见她手中银光。
  
  一个衣着象干部模样的人在她面前停下,她一惊,针扎了手,手指上绽开一朵小红花,她俯下头去吮吸指头,一绺灰白的头发耷拉下来。
  
  那人说: “买鞋。”放下钱,却不拿鞋。
  
  汪静宜把鞋递过去,那人不接,走掉。
  
  这是个好心人,接济可怜的汪姑娘呢。汪姑娘追上去,硬要把钱还给那人。“我不能白收你的钱。”那人只好取一双鞋。
  
  我把来意讲了。以为汪姑娘会爽快应允,不料她脸色一寒,说:“我不去。”
  
  我说:“叶群同志再三说,你一个人在农村太辛苦了,一定要接你到北京去。”
  
  汪静宜冷笑一声,进屋去了。
  
  人们在门口等待,希望汪静宜转意。
  
  片刻,妹妹汪金宜出来,说:“我姐说,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你们不要劝了。”
  
  我不死心。晚饭后,我又和村干部去见汪静宜。
  
  汪姑娘和妹妹都不在,村干部一拍脑袋:“是了!”他说,某村民老婆今晚生孩子,汪静宜准在那儿帮忙。近年来,湾里每有生殖喜事,汪静宜总去。
  
  她爱孩子,爱服侍产妇,人家也乐意她去。
  
  有一规律:去时甚喜,回来郁郁。有时还病一场,当是触景生情。
  
  汪静宜五十多岁了,与她同龄的女人大多儿孙满堂,而她仍是孤独一人,内心苦海无涯。
  
  有一年,湾前河里漂来一具肮脏的塑料玩具娃娃,汪静宜捞起来,洗净,放在床边。
  
  人间悲情莫过于此。生为女人,却被剥夺了作妻子和母亲的权力。看着别人行使这权力,她又怎能不陷入灵与肉的挣扎?汪姑娘,你柔弱的躯体内盛着怎样一颗强大的心?
  
  村干部去寻她,在小河边,正碰上回家的汪姑娘姐妹。汪姑娘喃喃道:“生个孩子三桶血。”声颇悲凉。
  
  忽然她一脚踏空,掉进小河。河甚浅,她自个儿爬起来,对妹妹道:“河水原来是烫的。”
  
  林彪听说了汪姑娘的情况后,没有再问什么,看得出,他心里很不平静。叶群眼睛也湿润了。
  
  后来,她指示黄冈地区政府给汪静宜颁发了一个“光荣革命老人”证书,能享受地方一些特殊照顾。汪姑娘死后,证书由她妹妹保存,直到“九一三”事件后才被追回。
  
  1963年秋,黄冈市委来电:汪静宜病重。林总叫我再去林家大湾。
  
  近一年,汪姑娘身体差极,咯血。
  
  昨天早上起来,她说:“时辰到了。” 要妹妹扶她到迥龙山后小道。
  
  她无力地坐在一块山石上,用深深的目光将这熟悉的小道抚摸。
  
  四十年前,一个少女在此燃烧。今天,一个老人在此涅盘。
  
  人生难久,青山也白头,唯有凄美的爱情永远风流。
  
  妹妹哭了,姐姐反而无泪,她的泪已经流干了。
  
  她平静得象一尊石像。回到家里,她便躺下。
  
  我匆匆来到汪静宜家。梨树苍老了,梨树抽泣,枯叶簌簌降下。
  
  汪姑娘躺在床上,妹妹正在床前炭火盆里烧东西,是一些小学生用的练习本,上面歪歪扭扭写满了字。
  
  我登时醒了:汪姑娘曾偷偷学文化。这个姑娘是抗战到了最后一刻呵。
  
  我落泪了。
  
  汪静宜对妹妹说:“金宜,给姐姐梳梳头。”
  
  妹妹扶她坐起,她头发全白,却依旧茂密。妹妹轻轻梳着,汪姑娘嘴角又浮出一缕若有若无的微笑。
  
  弥留之际,汪姑娘叮嘱妹妹:“在我死后,可将我埋到山上。在我的坟墓旁边,请替我掘一个空穴,那是他的…”
  
  说毕,汪姑娘眼睛永远闭上了。
  
  后来我听说,在这同一时刻,北京,林彪正坐在明亮的书房里晒太阳,一只燕子猛地撞到玻璃上,死了。
  
  林彪说:“汪静宜死了。”
  
  人们整理汪静宜遗物,看到了那张被她撕掉又粘起的照片,照片已发黄。照片下有一个小布包,那是林彪当年交给她的三千元钱,一分不少,全在这里。
  
  33

热门专题

  • 1林文龙电视剧回顾 在香港曾经家喻户晓林文龙电视剧回顾 在香港曾经家喻户晓
  • 2开国上将张宗逊开国上将张宗逊
  • 3甲午海战期间李鸿章为何命令北洋海军避战保甲午海战期间李鸿章为何命令北洋海军避战保
  • 4 粟裕的心头病:手下爱将陶勇被坏人谋杀了 粟裕的心头病:手下爱将陶勇被坏人谋杀了
  • 5文姜的丈夫子女 文姜与哥哥齐襄公的乱伦之文姜的丈夫子女 文姜与哥哥齐襄公的乱伦之
  • 6 林彪爱将周赤萍 九一三后奉命退休 林彪爱将周赤萍 九一三后奉命退休
  • 7张经武子女 张经武之子张华川并非亲生张经武子女 张经武之子张华川并非亲生
  • 8郑钧前妻孙锋 揭开二人离婚真相郑钧前妻孙锋 揭开二人离婚真相
  • 9蒋介石眼中没出息的学生蒋介石眼中没出息的学生
  • 10 风云往事:邓小平为何唯独不与林彪来往 风云往事:邓小平为何唯独不与林彪来往
|网站地图||1||2||3||4||5||6||7||8|